石窟文化
热门文章
凉州石窟遗迹和“凉州
2-23
道路改扩建工程开工通
6-12
天梯山石窟宗教文化
12-9
天梯上石窟网站建设成
1-16
重修凉州广善寺碑铭
3-12
景区暂停营业公告
6-28
天梯山石窟2016春
2-6
中华人民共和国旅游法
1-15
景区施工大佛窟暂停对
9-30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
1-15
历史文化
当前位置:首页 > 石窟文化 > 历史文化 > 正文
北凉王沮渠蒙逊与凉州石窟
发布者:admin  来源:原甘肃省文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 胡宗秘  发布时间:2017/2/23

北凉王沮渠蒙逊与凉州石窟

原甘肃省文物保护研究所副所长   胡宗秘

十六国时期,虽然全国动乱,战争四起,但佛教得到了长足的发展。在五凉割据的凉州地区,佛教尤为盛行,先后几位统治者,大都崇信佛教,并大力倡导、扶植,为扩大佛教影响,提供很大的支持。五凉时期,也是佛教东传的一个重要阶段,凉州(武威)成为佛教文化传播与发展的中心,许多中外着名的高僧大德如佛图澄、鸠摩罗什、竺法护、昙无谶、慧常、竺佛念等,他们怀着虔诚的佛教信仰和传播佛教的热情,不辞辛苦,千里迢迢,跋山涉水,来到凉州,在这里留居,译经传教,讲经说法,传播佛教,使西来东往的佛教得以在凉州扎根繁衍,开花结果。受此影响,当时凉州士庶对佛教信仰膜拜,更多的人则出家投师,皈依佛门。而且大多数佛教四众弟子做到了“诸恶莫做,众善奉行,止恶行善,转迷为悟,离苦得乐”,形成了人人念弥陀,家家拜观音的社会风尚。由于中西佛教徒的不畏艰难,长年累月穿梭在丝绸之路上,从事艰苦繁忙的佛教活动,使佛教很快成为中国的一大宗教。佛教文化的兴盛,千百年来,对中国的政治哲学文学艺术法律民间风俗社会规范做人的道德标准等都有深刻的影响。《魏书·释老志》记载:“凉州自张轨以来,世信佛教。”这是对五凉佛教兴盛的确切概括。前凉统治者张天锡,在凉州东苑置铜像,请月氏人、龟兹人在凉州组织译场,进行翻译佛经活动。外地和尚慧常、进行、慧辩,凉州僧人竺佛念、智严、宝云、道泰等,在凉州译经59部79卷。升平十七年(373年),张天锡邀请西域人支施仑、帛延等与凉州本地沙门一起,对《首楞严》《须赖》《金光首》《如幻三味经》共四种经书进行了翻译。前凉被苻坚灭亡后凉州沙门竺佛念的名气更大了,他独自译经12部74卷。

竺法护是魏晋时期的河西着名高僧,他西行东下,以凉州为中转之地,求经于西域,传译至中土,他所译佛经有159部之多,是佛教传入中国以来译经最多的一位名僧。永嘉之乱后,竺法护由长安来凉州避乱,他所翻译的诸经随携凉州。竺法护带到凉州的佛经要籍有般若经类、华严经类、宝积经类、涅盘、大乘经类、大乘律类、本生经类等,种类很多,包括了大乘佛学的主要部分。这对前凉境内的佛教传播来说,无疑是至关重要的。

南凉秃发乌孤在凉州兴建佛寺,弘扬佛教。南凉秃发□檀也崇信佛教,是佛教的虔诚信徒,他对僧人昙曜很崇拜,“厚加敬仰”,无论是家事国事,一定要和昙曜商议决定。

在五凉政权中,属北凉译经活动最为兴盛。北凉沮渠蒙逊在凉州“亦好佛”,“盛佛道”。他组织译场,仅昙无谶等9人就译经82部311卷,从而使凉州成为当时中国的译经中心之一。

除昙无谶的译经外,沮渠牧犍请外地沙门和本土三百多僧徒,在姑臧城内苑闲豫宫,经过十五个春秋的努力,终于译完了《大毗婆沙》这部长达一万卷的宏篇巨作。此经曾被称作“三藏之归,九部之司南。”就在沮渠牧犍组织三百余人翻译《大毗婆沙》的第二年,沮渠兴国又组织了五百余人翻译《优婆塞戒经》。仅这两次译经,就足以说明北凉姑蔵城内翻译佛经的规模之大。我国着名禅僧释玄高等人从西秦来到凉州后,亦受到了沮渠蒙逊的礼遇。沮渠蒙逊既弘佛法,又重禅僧,说明了北凉禅法盛行。

北魏灭北凉以后,沮渠牧犍次弟、征西将军、酒泉太守沮渠无讳和牧犍七弟乐都太守沮渠安周一道于北魏太平真君三年(422年),“西逾流沙”,在新疆高昌建立残凉政权,从而使北凉残余势力又延续了20年,于是凉州佛教亦随之传入高昌。据《凉王大沮渠安周造寺功德碑》载,在公元445年至449年,沮渠安周在高昌城内建寺造佛。在现存高昌故城遗址中部偏北处保存一处沮渠安周所造寺院遗址。又据鄯善县吐峪沟石窟第44号窟中,也曾发现过“岁在己丑(449年)凉王大沮渠安周供养经”一段。可见沮渠安周不但在高昌故城建造过规模宏大的寺院,而且还在鄯善县吐峪沟开凿过石窟。

另据《五凉文化述论》载:“北凉亡后,沮渠氏残部西奔高昌,几年后凉土沙门昙学、威德于此译出《贤愚经》十五卷。北凉译人中,法众、法盛二人即为高昌沙门。”北凉流亡政权、沮渠安周在高昌和鄯善吐峪沟大造佛寺,翻译整理佛经,这就足以证明凉州佛教西传新疆部分地区,使凉州佛学在高昌等地扎根生长,开花结果。

历史上的武威县道观、寺院达700多座,众僧喜其义理,演说佛经,观佛坐禅,顶礼膜拜,禅净双修,显密并弘,经久不衰。始建时间较早的善应寺(莲花山寺)、大云寺、大佛寺(天梯山石窟)、东竺寺、罗什寺、尹台寺、安国寺、白马寺、永安寺等名刹古寺,即是佛教兴盛的历史见证。

石窟寺和各种寺院是佛教活动的各种主要场所,也是佛教的重要标志,早期佛教僧人的功课之一,是在远离城市的深山老林石窟寺中坐禅。静坐苦修,摒除杂念,一心向佛,以求解脱。北凉时期开凿的凉州天梯山石窟和石佛崖石窟就有禅窟遗迹。天梯山石窟2号沟口遗存的两个禅窟,因历史沧桑禅窟被山洪冲毁,现存的一点遗迹,也在修筑通往窟区栈道时被埋没。

北凉王沮渠蒙逊在天梯山石窟开凿的1、4、16、17、18窟,其中1、4、18为支提窟,即窟内立有中心塔柱,其特点是在洞窟中央凿一方形石柱,上连窟顶,以其支撑作用来扩大窟内面积,中心方柱上四壁分三层开龛雕刻石胎泥塑佛像。“支提”是译音,本来是古印度佛教徒进行教义活动的石窟建筑,故“支提窟”,可理解为印度式石窟。这三个洞窟,无论是壁画、飞天、菩萨还是天王像,其服饰、形象、神韵、动态、着色等,都与印度佛教艺术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加上凉州东来西往的高僧大德,在这里驻锡、译经、弘法布教。因此,印度佛教会自然直接传到凉州来,说明“凉州天梯山石窟的艺术渊源当是直接来源于印度,而非当时的西域。”

天梯山石窟的北凉洞窟原16窟(新编号15窟),是北凉王沮渠蒙逊为母所造“丈六石像”的洞窟,此窟距地面60米,是窟群中最高的一个大像窟,下边靠前为北凉第一窟,属第四层窟,该窟是非常特殊的一个大型残窟。窟内正面龛内凿出3.4米的石胎立像一尊,且很厚重古朴,双腿下部的泥层及赤裸的双脚和莲台保存基本完好。据《法苑珠林》和《高僧传·昙无谶传》记载,北凉王沮渠蒙逊不但开凿了凉州石窟,而且还曾“为母造丈六石像”。按此窟正中石胎残像的尺寸计算,与记载中的“丈六石像”恰好吻合。以此推断,这正好是北凉王沮渠蒙逊为母所造的“丈六石像”。

道宣《广弘明集》卷15列塔神像瑞迹、道世《法苑珠林》卷21、慧皎《高僧传》卷2及《昙无谶传》载:“为母造丈六石像。”《法苑珠林·敬佛篇·观佛感因缘》载:“北凉河西沮渠蒙逊为母造丈六石像于山寺,素所敬重。”关于凉州石窟和天梯山石窟的关系,范文澜先生在《中国通史》里注明武威天梯山石窟就是凉州石窟。20世纪40年代初,我国着名考古学家向达先生怀疑“武威东南90里的张义堡天梯山大佛寺,即凉州蒙逊窟。”1952年冯国瑞先生到天梯山调查,1954年史岩先生勘查后认为,“天梯山石窟为凉州蒙逊石窟”。有据《武威天梯山石窟》一书载:“现在的武威天梯山石窟正是崔鸿在《十六国春秋·北凉录》中所写的由北凉王沮渠蒙逊在‘州南百里崖’中所创凿的‘凉州石窟’。”综观上述考据,表明武威天梯山石窟确实是北凉王沮渠蒙逊开凿的凉州石窟。

 

(全文有删减。文稿整理  蔡建宏)

分享到: